今天一起去北美館看皮克斯展。下捷運電梯便看見你站在出口旁,白色襯衫塞進黑色短靴的牛仔褲,互視的淺笑開啟兩人的一天。走過施工的花卉博覽展地,人龍蔓延在北美館外,排隊等待時你拿出放進了削好的水果的保鮮盒,共伴著消匿無謂的等候時間,屬於紀錄中的第二場展覽。

人潮/吵/黃色藍色紅色制服的國小生們/吵/一個鐘頭的隊伍台灣人到底是展場藝術氣息高還是總一味地湊熱鬧/手稿/故事板/第一部皮克斯動畫原來是玩具總動員/對汽車總動員超人特攻隊沒太深印象/展場擁擠得不像話/真想知道有多少人認真看進去了什麼有多少人走馬看花也獲得虛榮感/最喜歡天外奇蹟/酷弊的幻影箱/偷偷牽起的手/手稿型塑模型概念故事複雜又簡單的動畫/兩個展區/兩個鐘頭

看完展覽搭了捷運到中山站,走進百貨公司旁的小巷尋找午食,雖然會想將美食留在兩人的午餐或晚餐,但即便只是簡單的自助餐,併坐在一塊一起說開動也覺是飽頓的一陣飯後。把午後烈陽拋在福大山東餃子館外,兩籠蒸餃一碗香菇炸醬麵一碗酸辣湯唷,兩位帥哥把你們換到那邊的位子好嗎,今天的午餐特好吃呢,大概是有你陪著吧,還找了幾十塊錢,星巴克買一送一喔,走吧我們再去一起喝個星巴克。

對著捷運工地的二樓落地窗前,兩杯香草拿鐵,其實這也如同生活中的一般那般。晃著頭想今日亦非理應悠閒的週末假日,但卻同我同你坐在此處用綠色吸管喝著咖啡。理應的似乎是躲進實驗室躲進教室,但也許此刻的戀愛是生命中難得遭逢的美好,寫下談下戀下刻印在心上的青春篇章。不經意地聊起關於更遠的未來,雖然未來總是虛幻而難以捉摸,但若想不起未來,又怎能走向未來。不經意地說起第一次約會關於白色或黑色西裝的問題:我想穿黑色禮服,因為那另一個人穿起白色西裝,會比我更好看。

你陪著我轉車搭上木柵線,只能在車廂的握桿上輕輕碰著手指頭,或攬上手臂在腰間靠著,眼神中是今日約會的句點,踏出車廂我戴上耳機,播放著呢喃情歌,用最幸福的事期待明日。

低接勞倫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