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所謂有愛就有痛苦當中。

一年多前還困在深陷無可拔的某任遺愛裡,有多半時間都是自己去招惹對方,夜深人靜感到痛苦卻無法相愛的時刻,便冀望對方給你些什麼。然而這一給只是給自己踏進痛苦的理由-或說是那一條以為鋪滿繽紛玫瑰的道路卻是每一步的踩踏都是荊棘,痛的要命卻明白自己深刻愛著、活著、書寫呢喃著。在此般要命的痛裡,感受到了自我的深刻存在--當然,還有愛。在自溺的傾頹中,一切崩壞的都重重地壓塌在肩背上而如此真實,以為自己背負著偉大的愛跪倒在地痛哭失聲卻摀住雙臉樂此不彼。

低接勞倫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