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和小英基金會的實習夥伴們吃了飯,
和小英隔了一個座位坐在同一張大圓桌上,
難得可以見到不是在螢光幕或媒體或公關場合上的蔡英文。

原本還為了要不要請假參與這場飯局猶豫了幾天,
這份猶豫有很多複雜的原因,

不比在2012總統大選時對蔡英文的那種殷殷期盼(跟著迷),那一晚激情過後,漸漸明白到即便如蔡英文這樣的人選,台灣大眾終究是敗給了國民黨的經濟棉花糖,再有能力的人願意出來扛下重擔,那又怎麼樣呢,許多夥伴朋友奮力再衝撞再打拼,那又怎麼樣呢, 
 
像影片中那麼多關乎到我們自身權益、家園被剝奪的事情發生了,
那又怎麼樣呢,這個國家還是沒能改變,
這個國家還是繼續被矇著眼,
大家埋頭奮力苦幹,怕窮,擔心沒飯吃,
卻仍然不會擔心臺灣還有沒有民主的明天。

小英基金會讓我們這些實習生進到國會、NGO、地方黨部,
大家有理念有能力有夢想,
但蔡英文與基金會在現階段能做的終究有限,
如果她要背負期待,五月回到民進黨參選黨主席選舉,
輿論會怎麼說,媒體又會怎麼炒作兩個太陽這樣的政治八卦?

但民進黨在這兩年確實是停滯不前的,這也並非全然是民進黨的錯,
台灣社會的深層結構被KMT的黨國教育嚴重地深植,
沒太多人在乎轉型正義的實行,沒太多人在乎所謂民主或理想理念,
大眾一面指著DPP說你們怎麼不思改進,
但面對國民黨對台灣民主的傷害卻是寬容大度。

就像我永遠想不通連勝文究竟怎麼成為今日台北市長選舉的民調領先者,
民調電話那頭語氣聽來理性的媽媽堅定地說:「除了連勝文,我誰都不選」、
「我絕對不會投民進黨的,你不用再問了」。
這是血淋淋的民意,最殘酷的地方結構,
而國民黨不僅在地方上有著數十年來的強韌勢力,
他們還有莫名就能受到尊崇的政治明星。

你以為台灣的社會問題夠多夠嚴重了,
雖然大家聽到民調第一題問「你對馬英九總統的表現滿不滿意呢」
都會不加思索的回答「非常不滿意」,
但下一題他還是投給連勝文,
下一次選舉時他還是投給朱立倫吳敦義或somebody,
就是不會投給DPP。

今天有一位實習夥伴說,
2012總統大選的前一天,在板橋體育場的那一晚,
造勢晚會後大家都好開心好振奮,覺得過了明天我們就要贏了,
於是一群人就開心地去吃宵夜。
蔡英文聽了說:對,我們每次在選前都會好開心好振奮覺得明天我們就要贏了,
但殊不知對手正在積極固票拉票,
然後隔天我們輸了,大家都不敢相信。

選舉又要來了,我們會不會又再一次跌入這樣的幻夢中呢?
台灣,會好起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接勞倫斯 的頭像
低接勞倫斯

以美麗卻無理的星辰佐伴

低接勞倫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